question

萌新男娃子写手,日常抽风

一篇吹巫哲老师的随笔

    说实话,喜欢上狗蛋儿的文这事儿实在是个意外。

    简单来说,就是有段时间文荒,上网上搜了一下比较热门的耽美文,结果就看到有人推《撒野》[但其实我看的第一篇狗蛋儿的文不是撒野,而是非爱不可,后来才知道它也是狗蛋儿写的]。

    看《撒野》之前看的是《阎王》——虐的一匹,给我虐的相当难受。《撒野》大家也知道,前边一段特别丧,当时差点儿就不想看了。

    但是看进去以后,我只想给老师打电话。

    完全不一样,真的跟我原来看的耽美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 没有什么什么玛丽苏的人设,也没有什么宠到不行的操作[蜜汁押韵?],就是十分正常的高中生的生活,高中生的性格,带着少年之间的俏皮话和打架斗殴。我平常给别人安利狗蛋儿的时候,用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狗蛋儿老师的文风贼皮。”然后看过的同学就会说:“直男文笔。”😂

    皮是真的皮,但这就是十八九岁的男生应该有状态啊。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有点像对方最好的损友,又比损友多了心照不宣的亲密。没事儿逗两句贫,甩两个荤段子,不需要太忌讳什么。不知道对方的手机解锁密码也没事,谁也不会在意这个。出了事就两个人一起扛着,没有说某个人总在另一个人的保护下过日子。偶尔流露出的对对方的关心和爱意,像是冬天里烧的通红的火炉,在你笑得眼泪都出来的时候,慢慢散发出让人暖到骨子里的温度。

    总之我就是看完了《撒野》之后被老师瞬间圈粉,把她的文全都看了一遍,然后我不好好学习的弊端就暴露了出来,除了卧艹、nb和神仙太太我想不出什么别的词形容了。

    一个作家写的作品多了之后,很难避免人设、剧情套路等方面的雷同,甚至一篇被封神,以后所有的作品都用这一个套路,但是这种事几乎没有出现在狗蛋儿老师的身上。

    在巫哲的作品里,每个人都是一个真真实实的,独立的人,他们有着不同的经历,不同的性格,不同的对待生活的态度。而巫哲将这些细节雕琢的很好,不会让人有违和感。

    另一个重点是,这些人物都离我们很近,没有高不可攀,他们可能是和你住一个楼层的邻居,可能是公司里的一个憨厚的小伙儿,可能是你的同学,可能是你总去喝奶茶的那个奶茶店的帅老板。

    他们高兴了会笑得扶不住桌子,难过了会嚎啕大哭或者要面子的强行忍着,激动了会随时随地发疯,被朋友怼了会笑骂着怼回去,烦躁了会谁也不想理甚至家暴自己男朋友,被人夸了会忍不住洋洋得意,豆浆油条烧烤蛋糕,散步打的地铁公交,简简单单,实实在在。但就是这么普通到我们自己都熟的不能再熟的生活,却处处透着温馨和清新的甜味儿。

    反正巫哲的文就是好,被人说我无脑吹也是好[突然发疯]

   

    今天就先吹到这儿了[突如其来的结束😳],主要是刚看了狗蛋儿的《嚣张》,有点激动。之前刚开始写的时候就知道了,本来是想等写完之后再看的,结果还是没忍住😅

   


突然抽的疯

     今天重刷一个钢镚儿的时候,看见给小天哥哥看病的罗医生,突然想到了解药里给三哥看病的罗姐,是不是同一个人啊


公开招募,就点了一个医疗,一个治疗,没有资深tag出了赫默你敢信

震惊!一男子竟深夜看猫和老鼠,是人性……对不起,戏太多了
不过猫和老鼠四真的好看
汤杰锁了[小声]

[撒野]光

花吐梗

可能有点虐

但一定要看到最后

狼行成双有提到

ooc警告

是给 @顾溪_活在梦里 的生贺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这一波感冒来势汹汹,连向来不生病的顾飞也连着咳嗽了好几天,直到现在还没好。

    “没事儿吧你?吃药了吗?”蒋丞看着顾飞好像要把气管都咳出来的样子,也不管这人前两天抽风一样躲着自己,问道。

    “咳……咳,没事儿,吃药了。”

    顾飞的眼神不自然地躲着他。

    发觉到这一点的蒋丞,心底莫名地涌起来一股火,把手里的止咳糖浆重新扔进了书包里。


    嗓子里有什么东西,薄薄的,像纸一样。

    吸气的时候会微微颤动,引起更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 而且,和蒋丞说话的时候,看着他的时候,想着他的时候,甚至连听到顾淼问他丞哥去哪了的时候,剧痛都会像一把生了锈的钝刀一样,一下一下划过顾飞的喉咙,带来致命的病毒。

    这给了顾飞自己一个躲着蒋丞的理由。

    什么时候喜欢上蒋丞的,已经忘记了。

    是在丁竹心那给他照相的时候?是留他在家住的那一晚?还是在秘密基地,蒋丞喝醉了亲了自己之后?

    顾飞甚至不能确定,这到底是喜欢,还是对光的渴望。

    对,是光啊。

    从另一个世界意外裂开的缝隙里,漏出的一束光。

    它像上天的礼物一样,落在了顾飞的身边,可在黑暗里生活了十几年的顾飞对它畏惧。

    人类总是这样,一方面对陌生的东西保持着警惕和距离,另一方面,又忍不住对它好奇。

    顾飞渴望蒋丞的温暖,但蒋丞的光对于已经习惯了黑暗的双眼是烧红的刺,即使是小心地探求,也会带来难以忍受的烧灼。

    他不敢。


    顾飞今晚住在了店里。

    家里隔音不好,咳嗽声会吵醒顾淼。

    店里的炉子已经不是很亮了,光打在墙上只留下一片淡红,但还是向外辐射着热量。

    这不是感冒。

    “感冒要都这样,可真是要人命了。”顾飞看着掌心里卧着的一片带着血的雏菊花瓣,苦笑道。

    一滴眼泪倏的掉了下来,在手心里绽出另一朵殷红的花。


    顾飞第二天没来学校。

    蒋丞也没在意,反正他逃课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,只是忿忿地把药砸在了顾飞的桌子上。

    放学后想去看看他,结果到了店里发现只有顾淼和李炎在,两个人都不知道顾飞去了哪。

    第三天蒋丞到班的时候,顾飞已经到了,手里拿着蒋丞给他的药出神。

    “昨天去哪了,连家都没回。”

    “咳的太厉害,去讨了个偏方。折腾了一天才弄好。”

    蒋丞下意识地觉得他在撒谎,可看着表情又不像,况且,他确实不在咳了。

    从那天之后。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,就这样一直到了篮球赛。


    八班这匹黑马没能黑到冠军,以一分之差输了决赛。

    但这丝毫没能影响八班的热情,下了场,大家都商量着庆功宴到底去哪吃,连蒋丞也发了疯。

    当他张开双臂走过来的时候,顾飞犹豫了一秒,最终还是抱了上去。

    “我很久没有打过这么过瘾的球了。”顾飞说。

    “是啊,”蒋丞说,“你就没打过正常的球吧?”

    “……也打过的。”

    因为刚打完篮球,蒋丞热的像一个小火炉一样。

    淡淡的汗味混着洗衣粉的味道飘进顾飞的鼻子里,让顾飞有一点恍惚。

    剧痛毫无征兆地像巨锤一样砸碎了短暂的旖旎,顾飞感觉,自己的灵魂好像都在这一砸下,碎成了虚无。

    顾飞松开了他,“我得去趟厕所。”

    “你一直憋着尿打的吗?”蒋丞看起来有点无语。

    “不是,”顾飞装作去拿外套的样子,吐出了几片花瓣,又从外套里拿出了伤口粘合剂,“好像腰上也撕开了,去粘一下。”

    “要……”蒋丞低声道,“帮忙吗?”

    “不用。”顾飞勉强笑了笑。


    “唔……”无数的雏菊花瓣从顾飞的口中涌出,掉在厕所的洗手池里,同时涌出的,还有顾飞的生命力。

    恶心感渐渐消退,顾飞靠在墙上歇了一会儿,然后开了水龙头把水池冲干净。

    李炎在门口看着这一切,在顾飞清理池子的时候走开了。


    庆功宴吃完,李炎骑着摩托,去了顾飞家里。

    几个小时之后,就是约好的跨栏的时间了,顾飞蒋丞骑着自行车在后面,互相叮嘱。

    在店门口,顾飞和蒋丞分开后,准备收拾收拾关店。

    “你不是去我家吗?”不是好鸟那几个人不在,顾飞看着店里的李炎,有点疑惑道。

    “绕过来的。”李炎说,“顾飞,跟我走一趟。”

    “你们抓人不都先出示警察证吗。证呢?”

    李炎把几片已经蔫了的花瓣放在了柜台上。“出来唠唠吧。”

    顾飞瞥了一眼它们,“走吧。”


    李炎给顾飞递了一只烟,顾飞接过去之后,他又给自己点了一只。

    烟抽完了半根,顾飞突然开口。

    “操场上捡的?”

    “我看着你吐出来的。”

    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 “是蒋丞?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 “是病还是……”

    “病。”

    “去年冬天闹流感那阵。本来都用药压下去了,不知怎么又犯了。”

    “花吐症是能压下去了吗?”

    顾飞不说话。

    “你不打算告诉他?”

    “他不属于这里,所以,终究是要走的,与其……”

    “这是会死人的!你让顾淼怎么办?你妈养着?”

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!我特么也不想死!”顾飞突然吼了起来。

    “那你就去跟他说啊!他不是也喜欢你吗!”李炎吼了回去。

    “正因为这样才更不能说,我们都不理智,我会拖累他,”顾飞的语气缓了下来,“我和顾淼会成为他的累赘。”

    李炎从没看见过这样的顾飞,心里有点难受,“你和……”

    “唔……”一大口雏菊糊了李炎一脸,也把他将要说的话糊了回去。

    “艹,你没事儿吧?”李炎抹掉了脸上的花,拍着顾飞后背。

    顾飞吐完之后,喘了两口气,然后就蹲在一堆花里。

    “你和我们不一样,你不会拖累他的。顾淼还需要你,你不能死。”李炎把顾飞拉了起来,“走吧,快到跟猴子约的时间了。”


    到废楼区的时候,顾飞找了一圈没看见蒋丞,心里有点不踏实。

    -你在哪?

    他给蒋丞发了个短信。

    -丞哥无处不在。

    顾飞在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,甚至都能想象到他拽出五行之外的脸,可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勾起,眼泪却先一步溢满了眼眶。

    艹,太丢人了。

    这要是让猴子看到,再以为自己被吓哭了,就他妈更丢人了。


    以前都是看着别人跳,没太大感觉,真的落到自己身上才知道,被黑暗蒙了心的人有多可怕。

    真论实力猴子比不过自己,但李炎他们没有猴子带来的人手黑。

    第一轮的突然出现的啤酒瓶和蒋丞的核桃同归于尽,使他不必在第一轮就输掉比赛,少了之后带伤继续的危险。

    第二轮,当顾飞在空中,看见同时飞向自己脑袋的钉子板和砖头的时候,心里狠狠的问候了猴子的八辈祖宗。

    躲不开。

    从这摔下去是一定会骨折的。

    蒋丞还能救得了自己吗?

    我还能活多久?

    他喜欢我吗?

    我死了,蒋丞会照顾顾淼吗?

    你说一二三转身,你听被抹掉的慌张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他会吧。

    顾飞抛开了一切,也不管那那砖头和钉子到底会不会撞上自己了,整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对面。

    对面有一块碎砖,可以借着它受伤,如果控制好,那……

    丞哥无处不在,一定不会让自己受伤的吧。

    砖头几乎是在贴着顾飞脸的地方被打偏的,而且还撞在了钉子板上,木板被同时带偏了方向,钉子在顾飞了脸上扫了一下。

   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。

    毫无预兆的剧痛突然从顾飞的喉咙,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    他的身体颤了颤,转瞬即逝的剧痛使他计划好的动作没能衔接上,整个人狠狠砸在了对面。

   

    疼,浑身上下都在疼。

    他在落地的时候,左脚踩到了什么,应该是之前看到的碎砖,还好他反应够快,踩到的同时,用右脚狠狠的在地上蹬了一下,虽然现在也疼,但骨折经验丰富的顾飞能判断出,自己浑身没有骨折的地方。

    用来防止扭脚的钢条弯了,使顾飞的腿看起来像折了一样。

    虎哥摁上那段钢条的时候,他很配合的痛呼了一声,心里很是没底。

    虎哥盯着他,没说话。

    顾飞拧着眉,也看着他。

    “腿断了。”


    顾飞正在店里等着蒋丞,突然,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在了门上。

    “哎!”他被吓了一跳,然后试探着问了一句,“丞哥?”

    “你蒋爷爷!”蒋丞吼了一声,弯腰钻进了店里。

    顾飞正站在店门口,蒋丞还以为他受了伤,“您还站着呢?您怎么不干脆尬舞一段呢?”

    顾飞看着蒋丞急得脸都红了的样子,突然狂笑了起来。

    蒋丞骂了他一句。

    顾飞怕他担心忙跟他解释了起来,说着说着,两个人又开始笑。

    像是发泄,又像是在庆祝,庆祝顾飞没事。

   

    “你有没有想过,交个男朋友?”蒋丞说的很吃力,但却没有丝毫的停顿。

    蒋丞的话给自己留了很大的余地,无论顾飞说什么,他都有回旋的空间。

    顾飞心疼这样的蒋丞,那一瞬间,他甚至想直接答应下来。

    可就像他跟李炎说的那样。

    我喜欢他,他喜欢我,所以我们都不理智。

    他不属于这儿,终究是要走的。

    我会成为他的累赘。

    真的能承受住他的光芒吗?

    我们没有考虑过未来,仅仅是对对方的渴望。

    怎么回答都太随意,拖延一下时间,让双方都好好想想才最好。

     “早……恋啊?”说完,他自己都尴尬的想去找猴子继续脑残跳楼大业。

     “你刚是不是磕到脑袋了。”蒋丞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更是坚定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 “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
    蒋丞像是不想听下去了一样,突然站起来。

    顾飞慌了,这种情况下,蒋丞要是直接走了,两人的关系就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。

    顾飞像解释点什么,谁知蒋丞却猛地呕了一下。

    艹,我一句话把他恶心成这样。

    “厕所。”蒋丞勉强说了一句。

    “后边儿,”顾飞指了一下,“厨房旁边……”

    话还没说完,蒋丞就像一阵风一样跑了出去。

    顾飞忙从货架上拿了一瓶睡,追了过去。

    到了厕所的时候,蒋丞撑着膝盖,对着厕所发愣。

    “不是,我那句话说的这么有力量。”

    “滚。”又是呕了一下,什么也没呕出来。

    “我这是恐高副作用。”

    蒋丞好了之后看着他,“虽然在厕所说这事不是很合适,但择日不如撞日,这件事你考虑考虑,明天给我答复。”

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 “我困了,回去睡觉了我。”

    说着朝顾飞挥了挥手,甩了他一脸水。

    “晚安。”

    “晚安。”


    第二天,蒋丞精准运行了几年的生物钟失灵了。

    昨天太过跌宕起伏,即使是他学霸的神经也难免衰弱,不然也不会直接在顾飞面前就差点吐出来。

    顾飞得了花吐症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 顾飞即使能演出骨头折了的样子,他也没法在蒋丞的面前掩盖他的病。

    在这一点上,蒋丞显然比顾飞做的更好。

    顾飞的顾虑他也知道,所以,他俩之间,只能是他先表白。

    至于顾飞会不会答应,蒋丞心里没底。

   

   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的时候,蒋丞突然紧张了起来,以至于他一直等到电话断掉,也没接起来。

    -还没起?

    顾飞发过来一条短信。

    蒋丞看了一眼时间,六点四十五。

    艹,这人这么早就起了?

    -刚起

    手机又响了,这次顾飞打了电话。

    “你是想跟我谈恋爱,还是想跟我谈个恋爱?”顾飞劈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 这一瞬间,蒋丞心里那点紧张又没了。

    “你不考虑早恋的问题了?”顾飞没吱声,“我就是告诉你我确定了一下我……很喜欢你,如果你愿意的话……”

    “下来吧。”

    “?”

    “我在你楼下。下来去吃早点,男朋友。”

    ……

    刷牙洗脸换衣服,收拾好自己,蒋丞看了一眼垃圾桶里的一整朵玫瑰。


    对啊,是光啊。

    在我最迷茫的时候,照亮黑暗的一束光。

    我被另一个世界流放到这个陌生之地,但幸运的是,我遇见了你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X选手

   

    顾飞合上笔电的时候,心里是一万头草泥马飞驰而过。

    “丞哥。”

    蒋丞闻声从卧室出来,便看到自己男朋友摆弄着一个网球拍,旁边是自己合上的笔电。

    “艹,暴露了!”蒋丞暗道不好。

   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 “什么怎么回事?不关我的事,我不知道啊。”蒋丞跑时带嚎,跑进了卧室,并迅速把门锁上。

    “顾飞你大爷,你偷看我电脑!”

    “我要不看我还不知道你电脑里都藏了点什么呢!涨行市了你,压不了老子,就肖想老子的嘴!凭什么你吐玫瑰,我就吐菊花!”

    “那他妈是雏菊!你个文盲!”

    “你学霸你牛逼呗?你给我出来,我有钥匙我告诉你!”

    “钥匙都在我这儿,你有个屁!”

    “嘿嘿,我又配了一把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
    一个小时之后,边南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 他看了一眼,是蒋丞。

    “蒋丞吗?怎么了。”

    “边南你要是在送顾飞网球拍,老子一定弄死你!”

    没等边南说什么,电话里已经响起了一阵忙音。

    “蒋丞?他找你干什么?”一旁的邱奕问道。

    “不知道啊。咱啥也不知道,咱也啥也不敢问啊。这上来就骂我一顿,骂完就挂电话,什么意思啊这是。”边南可以说相当委屈了。

    “靠!这么狂!走,套他麻袋去!”邱奕一拍大腿。

    “啧,像上次一样,打完之后演四只小猪吗?”

    “那你就忍着吧,活该你被骂。”邱奕瞬间从愤怒脸变冷漠脸,继续翻新来的老师的简历。

    “艹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要跟大飞道歉,我不该虐你[九十度鞠躬]

初稿刚写上我就开始嗓子疼,连着疼了三四天,感觉到了大飞的诅咒

应该是能看懂的吧?

我写完之后总怕你们看不懂😂

丞哥出门之前看的垃圾桶里的玫瑰花,是他吐出来的,骂边南是因为顾飞在XX丞哥的时候,用网球拍对丞哥进行了XX

突然hentai

祝大家磕的开心

@顾溪_活在梦里 生日快乐!

ps:雏菊的花语是纯洁的爱哦


我觉得我圆满了
连着三次单抽
夜莺

慕斯
我可以表演原地爆炸

[切爆]么得名字,开心就完了

酒保切X客人咔

双视角偏切

无个性社会设定

ooc警告

小学生文笔

借了之前看到的太太的梗,找不到太太的id惹,如果有知道的麻烦告诉我一声,侵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今天是切岛锐儿郎来酒吧的第一天,也是他十八年来工作的第一天。

    只不过地点不太理想。

    这个酒吧是个有名的g吧,如果不是急着用钱,他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来这里。

    来之前他告诫自己:不要多想,专心做事,不听不看,男子汉不能被这么点事打倒,可真当站到这里之后,他还是控制不住浑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 昏暗的灯光,刺耳的音乐,角落里拥吻的男人,和来自吧台客人的,有意无意的碰触,使他数次想要不管不顾的用手边的黑胡椒粉给他的客人再补一层妆。

    切岛锐儿郎的五官端正,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干净的像湖水,本应该是瑕疵的、眼皮上的疤痕却违和得使他看起来十分阳光。尖尖的牙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鲨鱼,可当他笑起来的时候,柴犬的本质就会暴露出来,小太阳般温暖。

    他的袖子挽起,露出一截小臂,小麦色的肌肉线条能看出长期健身的成果。红色的头发抹了发胶,像一团燃烧的火焰,额前的碎发也被他执着的立了起来,幼龙的角一样。

    “一杯天蝎座。”

    正在擦拭杯子的切岛锐儿郎抬起了头。

   多少年后切岛锐儿郎也忘不了那一眼的惊艳。

    面前的男人有着一双凶巴巴的吊梢眼,猩红的,鸽子血一样的瞳孔点在里边,透出猫一样的眼神,桀骜不驯,藐视一切。他的皮肤白的像鲜奶油,和奶金色的头发一起,衬得那双眼睛更加邪异。

     布料下的身体看似单薄,但长期健身的切岛锐儿郎知道,这仅仅是因为骨架小,隐约透出的肌肉明明充满着爆发力。切岛锐儿郎的视线落到了他的胸部,十分可观。

    切岛锐儿郎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瞬间会想起这些,就像他忘了现在应该给他的客人调酒,而不是盯着他客人的胸肌看。

    “我说一杯天蝎座!”爆豪胜己还没有遇到过敢这么放肆的看他的人,他敲了敲吧台桌面,语气里是满满的不耐烦。

    切岛锐儿郎的脸腾的一下红了,连连答应,然后手忙脚乱的去找柳橙汁。

    因为没学多长时间,加上过于尴尬,一杯酒被他调的手忙脚乱的。

    他把明快的鸡尾酒递了过去,爆豪胜己的指尖碰触到切岛锐儿郎的皮肤,带起一阵之前从没有过的酥麻感。

     切岛锐儿郎不自然的挠了挠被碰到的地方,他看到爆豪胜己喝了一口酒,然后皱了皱眉,张开嘴好像要说什么但还是没说。

    “不好喝吗?”

   

    爆豪胜己有点惊讶自己一瞬间的迟疑,他清楚的明白,如果是之前的那个上鸣电气,把这杯酒递给他的话,现在它应该在他那张白痴脸上。

    说真心话,这杯酒的味道还算不错,换一个人的话,也无法去挑毛病。但他是一个完美到头发丝的人,他来这里没有任何其他理由,只是因为他最爱天蝎座,而这里的最好喝。

    实际上,二十三年的人生中他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有过任何想法,无论男人女人。

    但现在,他有了。

    当面前青涩的男生小心翼翼的问自己“不好喝吗”的时候,他脸上还带着方才害羞的红晕。

    “你还有点自知之明。”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还是恶声恶气地怼了过去。

    对上男生暗了一点的眼神的时候,他破天荒地打算考虑一下幼驯染绿谷出久给他的,让他改改脾气的建议。

    切岛锐儿郎被人否定了之后,心情小小的跌了一下,但一向粗神经的他马上甩掉了那点不愉快,偷偷看着他的客人,一直到他喝完那杯酒,离开。

    切岛锐儿郎张前辈上鸣电气打听了他。

    “爆豪胜己。”上鸣电气瞅了瞅他,“你喜欢他?长的确实是很帅,可脾气太差了!”上鸣电气好像想起来了什么,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 有吗?

   几天的接触下来, 切岛锐儿郎并不认同上鸣电气的评价,其实,他从一开始就不觉得喜欢喝天蝎座的人脾气会差到哪去。爆豪胜己耀眼而完美,是太过骄傲才让别人有这样的错觉吧,嗯,一定是这样。

    他喜欢爆豪胜己,这是这几天他得出的第二个结论,即使在之前的十八年里,他都是以为自己喜欢女生的。

    会想揉揉爆豪胜己的头,试试那奶金色的发丝是不是想看起来那么硬;会想摸摸他的脸,体验一下电流在身体里反复游走的感觉;还会想碰碰他的唇,尝尝天蝎座的明快味道。

    “狗屎头,老子很好看?”爆豪胜己咽下一口酒,一边心想这笨蛋进步的还挺快,一边冲一直盯着自己的切岛锐儿郎挑了挑眉,说到。

     他本以为切岛锐儿郎会红着脸尴尬的跟他打哈哈的。

    “是……是,爆豪确实很好看。”切岛锐儿郎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,真心话一不留神就溜了出来,旋即冒出一身冷汗,“不……我是说……”

    “那你喜欢老子吗?”爆豪胜己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期待和紧张,连耳朵尖都红了。

    但这没有让切岛锐儿郎发现,爆豪胜己的话无异于在他脑子里放了一枚核弹,他只觉得一团蘑菇一样的蒸汽从头顶“轰”的一下升了起来。

    “喂,狗屎头你傻了吗!”

    “我……这……”切岛锐儿郎有点不知所措,他从没有天真的幻想过双方的一见钟情,甚至没有考虑过爆豪胜己会因为自己的追求而喜欢上自己。

     老老实实把这份感情埋在心里,是理所当然的吧。

     可现在呢?

     切岛锐儿郎摸不准爆豪胜己的意思,是喜欢自己吗?还仅仅是为了告诉自己不要自不量力?

     爆豪胜己说出了曾以为不可能说出的话以后,对面的人竟然没有回应,还他妈跟他玩吞吞吐吐!

    “不答应你就去死吧!”爆豪胜己将手里空了的酒杯重重的砸在了吧台上,探身扯住了切岛锐儿郎的制服领带,盯着他同样红色的眼睛。

    周围的人都见鬼了一样盯着这边,高岭之花爆豪胜己竟然主动约了人,被约的竟然还半天没回应!他们杀了切岛锐儿郎的心都有。

    “爆豪果然脾气不太好啊,”切岛锐儿郎看着爆豪胜己因为害羞和气愤而有些湿润的眼睛想到,“不过好可爱啊。”

    突然,他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 爆豪是向自己表白了吗?

    是吧,是表白的吧!

    这表白太有男子汉气概了吧!

    “我答应,谁说我不答应的!”

    三天后的清晨,切岛锐儿郎在爆豪胜己的家里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 他低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爆豪胜己,笑了一下,又安心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

    爆豪胜己醒来的时候,还没睁眼,就是一阵腰酸背痛。

    “这狗屎头混蛋。”他小声嘟囔了一句,然后睁开了干涩的眼睛。

    一个披着红色长发的男人撞进了他的视线。
    !
    “你他妈是谁!怎么在我床上!”爆豪胜己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 “爆豪你怎么又把我踢下来了!”切岛锐儿郎坐在地上揉着屁股,一脸的控诉。

     睡觉不打发胶不是他的错好吗!

    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!

【已开奖】#丞哥护体逢考必过#——《撒野》同人作品&手写征集活动


包包包包铺!:


【图类】

一等奖:

 @阳澍   作品链接

二等奖:

 @蜜柑香草拿铁   作品链接

 @圻先生   作品链接

 @恬   作品链接

 @维恩   作品链接

 @Fleecetann   作品链接

三等奖:

 @湛卢卢   @佛祖开光   @梨三花哟   @FAN-L   @lalapetiti 


【文类】

一等奖:

 @十七道   作品链接

二等奖:

 @是咕   作品链接

 @六弥欧   作品链接

 @海盐焦糖奶绿   作品链接

 @皋月   作品链接

 @齊謌   作品链接

三等奖:

 @是阙不是雀   @question   @-羽渊川-   @今在是丞丞   @杨一凡 


【手写奖】

 @两根弦  作品链接


寄送地址将于近期私信各位收取




感谢 @KASHIRIN_木须 太太授权~❤

6月即将到来,附上太太的图预祝广大学生党都能逢考必过,考出理想成绩(在线做法.gif)

“差了十分呢。”蒋丞说。

“九分。”顾飞纠正他。

“九分啊,一道题了,”蒋丞拧了拧眉,“这就是差距。”

“还有两个多月。”顾飞说。

“拼了。”蒋丞一挥胳膊。

 

神级作家巫哲最好口碑校园青春小说《撒野.2》实体书和大家见面了!学不下去想蒋丞,活不下去想顾飞。考试季了,为了给莘莘学子打气助力同时庆祝球总新书上市,LOFTER联合磨型小说采用征集“丞飞备战考试小剧场”同人作品&手写的方式向全世界安利它,我们准备了球总签名卡、飞丞人形小立牌、丞哥保佑手机壳、《撒野.2》实体书……为《撒野.2》加油打气。各位撒野的死忠粉,一起喊出我们的口号:丞哥护体,考试必胜!

 

顾飞从来没见过蒋丞这样的人,整个人那种勇往直前,敢去正视敢去面对的勇气,放手一搏的时候那种强大的气场。就像夏天里最烈的日头,烧化一切的气场。——向学霸学习。

 

活动期间,在LOFTER上发布《撒野.2》“丞飞备战考试小剧场”相关同人作品或手写/制作《撒野.2》考试励志语录并打上#撒野##丞哥护体考试必胜#tag,即视为参与活动。

 

【活动时间】

2019.4.30 - 2019.5.31

【评选时间】

统计时间截止至2019月5月31日23点59分59秒,评选时间为6.1~6.5

【公布时间】

结果将于2019.6.9-.2019.6.10前后公布

【活动有效tag】

#撒野

#丞哥护体逢考必过

【参与方式】

活动一:《撒野》同人作品征集

1、参加同人作品征集活动的所有投稿均需在在4月30日0:00后发布,并且带上#撒野##丞哥护体逢考必过#tag

2、本次活动奖项评选分为两种类别:

a.图片类(包括插画、漫画等手绘作品;COS平面作品等)

b.文字类(包括同人文、书评等)

 

活动二:《撒野》手写语录征集

1、参加手写语录征集活动的所有投稿均需在4月30日0:00后发布,并且带上#撒野##丞哥护体逢考必过#tag

2、手写内容必须选自巫哲《撒野》,形式不做硬性规定

 

【奖项设置】

图片类、文字类奖品:

一等奖1名,二等奖5名,三等奖5名(图片和文字各计)

一等奖:球总签名卡+独家定制飞丞帆布包《撒野.2》+实体书

二等奖:丞哥保佑手机壳+《撒野.2》实体书

三等奖:丞飞人形小立牌(随机)+《撒野.2》实体书

 

手写语录奖品:

球总签名卡+实体书(1名)

 

【评选规则】

奖项评选机制为作品质量与作品人气综合评选。每个类别中我们会先根据热度排名选出热度前二十的作品,再在这些作品中根据作品质量选出一二三名。同一类别中参赛者不能重复获奖,如参赛者同时入围同一类别中的两种奖项,则依照奖励最高的奖项予以颁发。

【其他说明】

1、作品需为作者本人原创。严禁抄袭,作品及封面不得侵犯他人利益,若出现纠纷,则由作者本人承担责任。

2、活动严禁刷热,一经发现,立即取消获奖资格。

3、获奖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。所有作品投稿即视为允许主办方在相关专题、官网、微博、微信等公众渠道署名推广宣传。

4、本次活动的最终解释权归磨型小说及LOFTER所有。




推一下我寄几唱的《撒野》

https://node.kg.qq.com/play?s=oLWgSHoxQXsvooVH&shareuid=64989e80222c378333&topsource=a0_pn201001006_z11_u653571087_l0_t1560529570__